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商企资讯 > 正文
创业三次失败的他,却因疫情翻身,一个月卖了一百多万
更新时间:2020-03-19 18:19:24

    王体能见识到直播卖货的巨大能量,并试图从中分一杯羹时,他已错失先机——用心模仿别人拍短视频,但反响平平;直播一个月,才积累2000个粉丝;直播间在线人数经常只有十几个…… 春节前,王体能与女友陈敏窝在广州的出租屋,准备趁其他主播放假的空档,做最后一搏。他想好了,再不行,就放弃了。 王体能,90后,四川内江人,大一辍学创业;2014年,在越南倒腾工艺品,被骗5万;2015年在重庆开火锅店,亏60多万…… 2019年,直播卖货突然火了,王体能的不少同行都干起了直播,甚至把直播间搬到了广州。 无论是直播的源头侧、受众侧还是带动的消费侧,广州在直播界的地位都举足轻重。沙河服装批发市场是广州有名的“女人街”,货源品类多、物流方便,这让王体能看到了机会。 2019年10月,在王体能劝说下,女友陈敏关了店,和他一起到了广州,在沙河服装批发市场旁租了个25平房子,直播、吃住都一起。 一个多月后,两名大学同学江帆和胡文辉带着资金加入团队,重点运营快手号“蜗牛淘大牌”。 在没完全摸清门道前,头脑发热的王体能,向亲戚朋友借了80万元,一口气全拿了货,盘算3个月回本,半年赚100万。 开号容易养号难。和大多数短视频电商入局者一样,“蜗牛团队”陷入了没人气、没流量、没销量的局面。 这是陈敏第一次做女主播,之前她对这一职业存在误解和偏见,“我要在镜头前,不停地穿衣服、脱衣服吗?”毕业于新闻专业的她,没有出现在演播间,而是站在直播手机架前,经常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面对镜头,她话多了,爱笑了,“希望能留住粉丝”。一下播,她也不休息,和王体能在出租屋打包,经常干到凌晨三四点。天一亮,又去服装市场找货。 去年12月的一天,直播到凌晨2点,陈敏数了数,只卖出去15件衣服,剩下200多件,要打包带回别的场地。 当晚,广州大雨如注,陈敏和王体能肩上扛着两大袋子衣服,站在路边,半小时也打不到车。浑身湿透的陈敏倍感心酸。她觉得自己很狼狈,也很累,远比在重庆开店辛苦。 春节前夕,直播间依然人气冷清。在线粉丝经常只有个位数,团队的另两名成员江帆和胡文辉早早回老家过年去了。 春节期间的广州成了空城,以往和王体能一起开播的20多个大号,多数都停播了。王体能做好准备,除夕夜也要开播,“这是攒流量的好机会”。 除夕这天,王体能给女友做了她最爱吃的红烧肉,下午5点直播就上线了。此时,武汉已封城,疫情的恐慌情绪开始蔓延。 许多粉丝一进直播间就评论,“除夕还直播,真拼”、“怎么不戴口罩直播”、“小姐姐辛苦,还缺男朋友吗”…… 在一旁盯着手机屏幕的王体能,鼻子一酸,“我觉得自己好失败,过年还不能让女友好好休息”。 但除夕当晚直播效果惊人,粉丝接连下单,到大年初一凌晨2点,直播间卖出去1000多件女装,两人打包到早上5点才休息。 这是团队成立以来,尝到的最大甜头。接下来的两个月,王体能和陈敏每天晚上7点左右开播,凌晨一两点结束,从未间断。 假期、疫情、居家隔离,多个因素叠加影响下,直播间每天的销量不断递增,粉丝从几千增长到10多万,每天营业额少则两三万,多则五六万。大量的待发包裹,都没来得及发出。 王体能负责团队运营,陈敏做出镜主播,江帆负责售后客服,胡文辉则寻找优质货源。在这间出租屋里,四个人的命运紧密相连。 近两个月来,每场直播都有500-700件成交量,最多到过1000件,平均每月营业额超过100万。占最大面积的客厅被划分,改造成直播间、仓库和打包区。 虽然物流受疫情影响很大,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粉丝的下单热情,“很多人都是先下单,说等疫情过后再发货也行”。 以往,中国邮政的快递车能开到楼下,上门取货。受疫情影响,小区严防外人。江帆和王体能戴上口罩,拉着小推车,把当天600多件包裹送到小区大门外。 2020年3月中旬,广州的服装工厂仅有小部分复工,全国各地位于产业终端的门店同样尚未营业,库存大量积压。

客服QQ:6028347 香格里拉主管 优盈平台 超越平台主管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的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