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 正文
《中国金融》|亚行与中国的合作意义重大——访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
更新时间:2019-07-23 11:09:36

      中尾武彦(Takehiko Nakao),亚洲开发银行(以下简称“亚行”)行长兼董事会主席。在加入亚行之前,他曾在日本财务省任多项高层职务,其中包括国际局局长。在担任国际局局长期间,他与亚太地区和20国集团的建立了密切联系。1994~1997年,他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担任经济学家和顾问;2010~2011年,他在日本东京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在3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中尾武彦在国际金融和开发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出版了许多有关金融和经济问题的书籍,并发表了数篇论文。中尾武彦拥有日本东京大学经济学学士和美国州立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中尾武彦:在本次访问的三天里,我与中国财政部刘昆部长进行了会谈,探讨了亚行同中国的合作伙伴关系。根据亚行“2030战略”,亚行与中国开展建设性合作意义重大。亚行未来向中高收入国家提供时将实行区别定价,对中国将继续侧重于加强政策和制度建设、应对气候和环境变化以及支持全球和区域公品建设。明年的《亚行—中国国别合作伙伴战略》将探讨2021~2025年亚行对华项目的范围和重点。自1986年中国成为亚行会员以来,亚行与中国开展了很多项目的合作。我担任行长以来,对中国的占亚行总体比例呈下降趋势,从2013年的14%降到2018年的11%。亚行和中国的合作伙伴关系是非常具有建设性的。我们可以通过合作来获得更多的知识、经验和专长,而这些知识和专长又能够使亚洲地区其他发展中国家受益。此次,我也与中国生态环境部李干杰部长进行了广泛的探讨,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根据该备忘录,亚行将与中国生态环境部在污染防治、环境保护、乡村振兴、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治理能力建设以及环境管理知识共享等方面开展合作。我们还探讨了在海洋健康领域可能进行的合作,今年5月初,亚行在斐济召开年会时启动了针对海洋健康的行动计划。同时我也与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宁吉喆副主任进行了沟通,讨论了有关亚行支持中国“十四五”规划制订的问题。我们基于亚行的知识与专长并聘请了一些外国的专家,给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提交了一些有关“十四五”规划研究的报告,涉及以包容性增长来应对收入差距不平等、城市和农村地区医疗教育服务可得性不均衡,以及税改、地方政府征收房地产税和遗产税等问题。中国创新能力强,而且产生了很多创新型企业,在推动社会发展方面技术的确可以起到很大的帮助,但同时我们应考虑怎样推动整个社会更加平衡、包容性发展。关于政府和市场的角色问题,在新的“十四五”规划里,我认为应重新去思考和定义政府所扮演的角色,中国可以重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角色及形象。我认为中国已非常关注债务可持续性问题,这一点特别令人欣喜。

      最后我也与亚投行的金立群行长进行了交流,实际上在亚投行筹建以及成立以来,我跟金行长已有超过十次的沟通和交流,我们主要讨论有关联合融资以及其他方面的合作。这次我还面向亚投行员工发表了一个演讲,主要谈亚洲经济的发展问题。

      中尾武彦:在强劲消费和政府新的一揽子刺激计划的支撑下,中国2019年第一季度GDP增长了6.4%,好于预期。面对贸易和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高企的风险,保持宏观经济稳定是实现可持续和包容性增长的关键。

      我认为私人消费和服务业将继续为经济带来增长势头。为实现更加平衡、包容及消费驱动型增长,我们鼓励政府加强城乡间的流动性,扩大医疗和教育的普及面。中国户籍制度改革正朝着正确方向迈进。同时,应加强地方政府税务部门建设,以增加可用于社会服务的政府收入。亚行为长江经济带和西部省份生态建设、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治理、养老等社会领域的重要项目和计划提供了主权援助。此外,亚行也支持可再生能源、垃圾焚烧发电、废水管理、粮食安全及小额信贷等领域的非主权和公共—部门合作(PPP)项目,并进一步鼓励部门的参与。

      总的来说,亚洲还在一个稳健增长的轨道上,但是如果贸易摩擦继续升级,有可能会带来负面的影响,有可能会影响到消费者的信心以及行业发展的信心,所以我们希望贸易摩擦能够得到解决。

      中尾武彦:“一带一路”倡议是为推动地区间的互联互通而提出的,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倡议。丝绸之路从汉唐就开始了,西亚地区的这些国家与中国保持了久远的贸易,所以这不是一个新的概念,是基于古代丝绸之路的发展,为进一步推动互联互通所倡导的。这些沿线国家也能够从“一带一路”倡议中受益。我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应去关注这些项目的经济可行性,以及债务的可持续性。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习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到了债务可持续性的问题,说明这个问题已受到了密切关注。

      实际上,我们在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就签署了有关“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以及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几个多边开发银行都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以此来推动“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一带一路”如果有好的项目,我们可以一起来合作。除此之外,亚行也有很多自己的互联互通性的倡议,比如20世纪90年代前苏联解体之后,当时整个地区面临着一些互联互通的障碍,亚行推出了中亚区域经济合作倡议,此外还有大湄公河次区域的合作,这是支持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缅甸以及中国云南省等区域的一些合作,我认为,“一带一路”和这些亚行的合作机制是可以相互支持的,可进行差异性的相互协作。

      记者:您刚才谈到对中国额降低的问题,请您谈谈亚行如何可以通过管理达到对伙伴国更好的支持效果。

      中尾武彦:我想强调的是,我们讨论了针对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包括中国引入差别定价这样的一种想法。所谓中高收入,一般是指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3896美元、将近4000美元这样一个水平。这是按照2017年的价格来测算的,也是世界银行的分类体系。我们开始启动这方面的讨论,中国诚挚地同意会考虑适用差异定价。世界银行在2018年就决定对中国以及其他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提高利率。其实,这并非对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给予惩罚,而是说这些国家富裕之后有能力支付高一点点的利息。亚洲开发银行以及世界银行这样的开发性银行的策略与商业机构是相反的。如果这个国家非常贫困,偿还能力比较低的话,亚行会给他们提供一些赠款,例如阿富汗、孟加拉、太平洋群岛的一些国家,我们给他们提供利率更低、期限更长的优惠。所以在不同的情况下,我们会适用不同的组合,比如说有一些情况适用的普通,也就是融资成本加上一定的利差,再加上一些优惠的;有些情况下,可能是用优惠加上赠款。所以基本上是有三个工具,第一个是赠款,第二个是优惠,第三个就是普通。所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适用普通的国家里,我们可以去探讨引入差异定价,新的利率基本上不会有大幅度的增加,即便增加之后,还会低于世界银行的利率。我们的基本想法是希望能够引入这种包容性和更平等、更公平的机制。

      当然,现在还不是探讨中国有多大概率“毕业”的时刻,我们相信在未来,我们还是要跟中国开展合作的。对于“毕业”,亚行与世行有着同等适用的三个条件:第一,按照2017年的水平来计算,人均国民收入达到6795美元;第二,该国能够按照合理的价格得到商业融资;第三,国家或者地区体制机制以及治理方面的成熟度。中国已经满足了第一条和第二条的要求。在涉及体制机制治理的问题上,我认为还是很有必要与中国进行合作。像世界银行,除了中国之外,还与巴西等这样的国家进行合作,尤其是一起来应对气候变化及环境变化等。

      记者:1986~2018年,亚行共向中国提供近390亿美元,包括350亿美元的公共部门和40亿美元的部门。请您谈谈亚行如何与商业金融机构进行深度合作,以便使这些发挥更大作用。

      中尾武彦:实际上,我们已经跟商业银行开展了很多的合作。比如说我们提供支持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是通过中央政府借贷然后转贷到地方政府的,除此之外,我们也对民营公司提供一些支持,比如与中国的银行或者是亚洲其他的一些商业银行进行联合融资。在我们的主权业务中,有这种金融中介的模式,就是资金先到银行,银行再将资金转贷给中小型企业,支持它们的一些项目。比如两年前,亚行、绿色动力及10家银行合作推动中国清洁垃圾发电PPP,是亚行首次在中国开展在岸本币补充银团。

      另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是“京津冀区域大气污染防治中投保投融资促进项目”,就是亚行与中国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及中国投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的。这个项目是中国投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利用亚行主权,通过金融机构转贷形式,也即金融中介,综合利用多种金融工具,重点使用增信和投融资手段对资金进行专项运营和管理,建立绿色金融平台,以促进京津冀区域大气污染治理。该项目是亚行在中国资金量最大的单体项目之一,4.58亿欧元,支持期限可达15年,总投资规模将超过270亿元人民币,项目投资范围涵盖节能减排、清洁能源的推广利用、废弃物能源化利用、绿色交通等,支持当前重点地区和城市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资金投向京津冀及山东、山西、河南、内蒙古、辽宁等周边区域,支持优化能源结构、移动污染源防治、工业企业污染治理等类项目的实施。项目完成后,京津冀区域预计节约标准煤消耗量4020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855万吨,同时减少排放烟气3800亿立方米、烟尘78万吨、二氧化硫51万吨、氮氧化物36万吨,可较大地促进京津冀区域空气质量的提升。多年来,亚行在环保领域不断加强与中国政府的合作,涉及机构协调、政策支持、地方环保能力建设以及区域合作等方面,此次项目的实施,是我们继2015年提供3亿美元政策性支持河北省大气污染治理后,推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继续。

      中尾武彦:的确如此,自亚投行筹建运行至今,亚行一直与其紧密合作。我与金立群行长其实就像老朋友一样,经常分享一些知识和想法。金立群行长在担任亚投行行长之前,曾任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我们有很多相似的经验、知识,也有很多共同感兴趣的领域和议题。

      毋庸置疑,亚投行同样遵循国际标准来开展业务,比如有关保障政策方面、环境和社会政策方面以及国际招标、采购方面等,这些政策都是按照国际标准操作的。当然,亚投行和亚行在治理模式上存在一些差别,可以相互学习。

      亚行与亚投行将在促进本地区可持续增长、减少贫困和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通过联合融资、知识共享以及与成员体进行公共政策对话等机制,我们在能源、交通、通信、农村和农业发展、水务、城市发展和环境保护等领域展开合作。同时,还将定期进行高层磋商,并联合开展数据收集工作,以推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和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气候协议的实施。

      总之,亚行与亚投行是合作伙伴。截至目前,我们已签署5个联合融资项目,未来我们还会与亚投行积极合作,为更多项目提供联合融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客服QQ:6028347 香格里拉主管 优盈平台 超越平台主管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的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版权所有